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如何实现“1+1+1>3”

发布时间:2018-05-17 来源:中国农村网

关键字:智慧农业 现代农业 农业物联网 农业信息化 农业产业化联合体

“按每亩地产1000斤小麦算,流转900亩土地就是90万斤小麦,搁在以前,租场地、找地儿烘干,费时费力费钱。”自从加入淮河粮食产业化联合体,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家庭农场主何勇再也不用操心生产管理环节,“有地儿晾晒,有地儿存储,还能以每斤低于市场价两分的价格烘干。”何勇口中的淮河粮食产业化联合体,由一家龙头企业、13家合作社、27个家庭农场组成,龙头企业带动,13家合作社为纽带,为农场主提供包括收割、灌溉、烘干、存储等全程机械化服务。

作为全国较早探索农业产业化联合体的地区,宿州的经验为全国提供了有益借鉴。目前,农业产业化联合体的发展已呈燎原之势,近年来,安徽、河北、内蒙古、宁夏、江西等地顺应形势变化,积极培育引导联合体深度融合发展。到2016年底,全国各类农业产业化经营组织达41.7万个(其中龙头企业13万家),辐射带动农户1.27亿户,农户参与产业化经营年户均增收达3493元,为新形势下农户分享农业产业发展成果、促进乡村振兴开辟了一条新途径。

如何“联”?

合同契约 要素融通 成员互助

随着农业产业化联合体的成长发展,带动农民增收、共同致富的联结机制也在不断创新。

成立于2016年5月的河北誉皓农业产业化联合体,以邯郸市誉皓实业有限公司为引领,构建小麦完整产业链条,已吸收8个农业企业、19个种植合作社、17个家庭农场(种植大户)、2个专业社会化服务组织和5750家农户,涉及小麦种植基地25000亩。内蒙古自治区则因地制宜总结出链条延伸型、加工带动型、三产融合型等多种联合体发展模式,联合体内部成员通过签订长期订单、股份合作、服务协作等建立合作机制。

宁夏广银米业董事长赵建文介绍说,他们公司引领的贺兰广银稻渔产业化联合体正在“互联网+农业”、电子商务、农业社会化服务、休闲农业等方面进一步延长产业链条。

通过契约实现产品交易的联结,使得联合体各方形成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而各种要素的融合渗透,使得联合体能够实现“一盘棋”配置资源要素,从而联合得更加紧密高效。科技、品牌、资金和服务在联合体的联结上发挥出核心粘合作用,形成要素带动型发展形态。

安徽砀园果业集团产业化联合体是一个利用科技服务和品牌带动的典型范例,牵头龙头企业拥有20多名种植砀山梨的技术人员,以农资配送专业化服务队为牵引,以共享“砀园”品牌为切入点,联合13家合作社和12个家庭农场组成联合体,经营面积达1.2万亩。

要素共享,金融要素是极其重要的一部分。关于促进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发展的《2017年,农业农村部等六部委出台的指导意见》中提到,支持龙头企业发挥自身优势,为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发展农业生产经营提供贷款担保、资金垫付等服务。

在强英集团鸭产业联合体中,作为龙头企业的强英集团一直在以实际行动落实《指导意见》。该集团几年来为联合体内的5000余养殖大户担保贷款资金超过3亿元,至今无一不良户。内蒙古五原县向日葵产业化联合体则采取多种形式发挥资金引领作用,除了允许种植户以土地经营权作为抵押,赊销联合体内各类生产资料,还吸纳了金融保险机构,为企业和农民提供金融支持,为种植户提供农业保险。

尽管联合体不是独立法人,但建立了共同章程,成员相对固定,实质上建立了长期稳定的联盟。成员之间的互助也加强了联结紧密程度。联合体成员发挥各自优势,比如粮食烘干企业为家庭农场提供粮食烘干、晒场及仓储服务,解决了规模化生产过程中粮食无法晾晒储藏的难题。

1+1+1>3?

专业分工 优势互补 互惠互利

河北省魏县前大磨乡乐善会村村南,正在查看苗情的魏县爱耕种植合作社理事长李西林介绍说:“加入河北誉皓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后,麦种由农业龙头企业统一采购,加上化肥、播种、旋耕等优惠,500亩小麦光成本就节约5万多元,我明年打算再流转几百亩土地。”自从该联合体成立以来,家庭农场由于解决了资金、技术、信息、市场、农机服务等问题,提高了产量,每亩同比增收280 元。

除了家庭农场,联合体内的合作社也提高了效益。安徽淮河农机服务合作社,与淮河粮食产业联合体的13个家庭农场签订了7800亩的粮食生产全程农机作业服务合同后,再也不用东奔西跑找活干,作业效率提高30%以上,即使让利给家庭农场一定的作业费后,合作社的收入也得到了提高。

企业是农业产业化联合体组建的主导者,在帮扶家庭农场、种养大户的同时,组建的动力在哪里,安徽三泰面粉有限公司董事长祝跃华道出了答案:“企业通过与家庭农场联结,建立了稳定的生产基地,既确保了原料稳定供给,又减少了原料采购中间环节,节约了成本。 ”祝跃华表示,秋种时,联合体内的种粮大户与家庭农场都选择的是 “新麦26”这个品种,“这样就能直接指导家庭农场开展标准化生产,保障了对小麦质量的要求。”

“在现代农业产业联合体中,农业企业做市场、家庭农场搞生产、合作社专注服务。 ”安徽省农委产业化处副处长杨亚明说,在三大主体明确分工的基础上,又形成了联合体成员互相渗透的盈利模式。现代农业产业联合体,让三者抱团取暖,发挥出“1+1+1>3”的产业发展优势。

产业的做大也带动了周边小农户增收。“村上说要围绕企业发展休闲农业,租我们的房子改造成农耕文化观光区和农家乐,企业还要搞休闲采摘、稻渔养蟹,我们用土地入股,还有分红嘞!”宁夏贺兰县四十里店村的村民胡月勤笑着说。地没变,有了新的农业经营模式,农民的收入翻了番。贺兰广银稻渔产业化联合体组建土地股份合作社后,94户农户共913亩土地以股份形式加入联合体,每亩耕地除年底发放保底红利800元外,根据赢利情况按股权比例每亩土地还可以获取二次分红。

怎样“扶”?

金融支持 用地保障 资金引领

当前农业产业化联合体正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不少联合体面临各种困难。政策支持力度决定着联合体发展速度的快慢和发展效果的好坏。面对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发展面临的困难,日前,农业农村部办公厅等三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农业产业化联合体支持政策创新试点工作的通知》,从金融支持、用地保障等方面提出了扶持措施。

近日,海南省农业厅等多个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促进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将现有支持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发展的相关项目资金,向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内符合条件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适当倾斜。鼓励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围绕主导产业,参与海南田园综合体和“共享农场”建设。

面对融资困难,安徽蒙城先期在全国实施农业产业化联合体贷款,为8家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发放贷款1.5亿元。业内人士指出,农业龙头企业是产业化联合体的核心。河北省石家庄市则围绕打造龙头企业,由省市县财政资金按照一定比例共同组建农业产业化增信基金,以一定倍数放大银行资金,帮助市级以上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进行贷款。2017年后,石家庄市共筹集9700万元增信基金作为风险补偿金存入合作银行,按8倍比例撬动金融资金近8亿元,进一步推动产业化联合体发展。

在用地保障方面,河北省在符合规划和用途管制的前提下,支持联合体合理用地需求。每年单列1万亩用地指标用于农产品加工、仓储物流、产地批发市场等辅助设施建设用地。

分享到

全部评论(0

相关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