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智慧农业网 独家报道 数据可知天地秘 信息种地胜良农——专访北京佳格天地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总裁张弓

数据可知天地秘 信息种地胜良农——专访北京佳格天地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总裁张弓

数据可知天地秘 信息种地胜良农——专访北京佳格天地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总裁张弓 发布时间:2017-0…

数据可知天地秘 信息种地胜良农——专访北京佳格天地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总裁张弓

发布时间:2017-04-01 来源:中国智慧农业网

关键字:智慧农业 农业物联网 大数据 信息化

北京佳格天地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大数据处理公司,其核心产品“耘境系统”,可以提供稳定、高效、精准的农业大数据服务。日前,中国智慧农业网采访了公司创始人&总裁张弓。

缘起

张弓,北京大学硕士、美国犹他州立大学博士、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科学家,很难想象一个被如此多耀眼光环加持的人怎会投身农业,毕竟在很多人看中,农业无论如也算不得高大上的行当。

看张弓的履历,本科学的气象,研究生做的植物地理,留美主攻的生态学,都跟农业相关,甚至到了NASA,做的都是自然植被,无论如何都没有绕过农业这个坎。也许这就是缘分:万事俱备,只欠张弓。

先研究了外界各种影响植物生长的条件,又学习了各类探测手段,从气象检测到卫星遥感,又掌握了预测方法,作物数值模拟、植被模型。所有的条件都准备好了,不做农业还能做什么呢。而且在张弓看来,农业仅是看上去传统,实则非常的高科技,农业需要数据,而且是强需,“我在NASA工作时,提供了很多类似的数据给第三方公司。他们把数据转换为农民或农业公司能够直接采用的产品。这给我很大启发。既然数据对农业如此有用,那么我们在中国可不可以做。”

愿景

很多人觉的在中国农业智慧化还只是个概念,离现实还很遥远。其实不然,我们用改革开放三十年时间,就走完了欧美从工业革命到科技革命两百年的历程,智慧农业已在眼前了。“中国很多地区的农业发展水平已经很高了。我们的很多客户,部分硬件水平已经和和国外类似,中国的作物种植模式,和国外的模式已经很相近。”

我国传统农业是家庭为主的小规模化生产,土地状态呈碎片化。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展,农业正在发生巨大变化。十多年前土地流转还是一件稀罕事,现在的流转规模已经占到全部耕地的三分之一。在张弓看来,在这种从小地块到大规模的转变过程是需要数据指导的,这种需求甚至比欧美还要迫切。“完成这个转变,需要大量的以数据为核心的信息支持。这个转变一旦完成,信息的需求会更加强大。在欧美,几千亩地可能就是一块,在中国几百亩可能就是几十块,每一块土地的特性、操作方式可能都不同,这就急切的需要一些信息去指导操作。”

可能由于张弓在美国学习工作过相当长的时间,总喜欢用美国举例,“如果在美国的话,只需要把涉农数据,通过各种手段加和起来,很容易实现信息汇总,比如说通过卫星得到的,通过气象模型得到的。在中国,因为没有太多的结构化的原始数据,包括土地本身的信息、作物的信息、气象信息、环境信息等,都比较匮乏,很多时候是做的从0到1的工作。”

不同的数据有不同的获取方式,比如卫星数据,从国家的航空航天部门可以拿到,物联网数据,如果客户本来就有,可以把数据直接接入佳格的数据平台,没有的话,需先布网,现在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了;无人机遥感数据,也可以从相关公司得到。“我们的平台可以把各种数据包融进来,提供的是针对于农业的综合信息服务。我们以商业服务为主,公益服务为辅。一方面服务商业客户,另外一方面与各级政府相配合,服务更广大的涉农产业。我们植根中国本土,为中国服务是我们的主要内容。”

其实这些关于空间时间的农业大数据不但很关键,而且很重要,甚至可以说关系到国家安全,当你从这些数据中得到一个地区的种种优势时,也意味着当地的各种弱点也暴露在你的眼前。

实证

当春天来临,一块块土地上,勤劳的农民熟练的播下种子时,他们其实很少考虑为什么总是种这几类作物,一年年重复。这已经成了他们的习惯,而且他们也擅长种这些。随着商业的繁荣,市场上出现了很多价格很高的新奇农产品,为什么不种来试试呢?

有人在旅行时发现了印度黑辣椒,觉得这是个好东西。于是引进自家农场,长的很好,像树一样,可是就是不结辣椒。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凭自己的经验摸索,通过不断尝试寻找原因,在以前我们都是这么做的。可现在不行了,时间和成本都耽搁不起。当把小块地变成大块地,当把分散种植变成规模种植,当把小农经济变成产业经济时,我们会发现原来的种植方式失灵了。

“作物是否适合当地是由很多因素决定的,要分析他原产地的气候环境,昼夜温度周期,跟中国这边气候情况是不是一致,我们要依据这些信息去判断。包括国外在大力的推农业数据,背后原因也在这。比如种子公司,他们就会研究中国的某个区域的各种外在环境因素,然后给你提供适合的种子。”

农业从传统的小农经济向以信息为支持的现代化农业转化,这只是最初始的一步。就像构建社会秩序需要法律,而法律需要证据,构建现代农业也需要以数据为核心的证据。“听起来比较简单,我们实际上要做很多,要把数据做到每块土地上,农业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每块土地都可能不同。”

以北京为例,哪怕是相邻的两地适合的东西都不一样,像房山和大兴,大兴就更适合种西瓜。甚至细分起来,房山各地也都不一样,房山靠近永定河边上的是一种沙土,海拔比较低,它的种植内容就和房山的山地截然不同,从地形地貌来说,山地更适合果树,房山板栗很驰名。

在张弓看来,我们以前做的规划范围太大,太粗放了。要有一个针对农业的全面的系统,共性个性可以兼顾,各种规模都可适用,小到几亩地,大到上万亩,都可以给出有效建议。仅是规模不同,服务的颗粒度有别,“核心在于把数据的语言体系转化为农业操作的语言体系。你不能给直接给他数据,你告诉农户下雨多少毫米,没有太大的意义。要把多少小时降雨多少毫米翻译成可以操作的对应措施。现在我们在一些主要的品类上开展这样的工作。 ” 张弓的话听起来越来像医学领域里,每年发布的对应的治疗指南,既然医学可以,农业又为什么不可以呢?

回向

农业大数据有个经典案例,就是西洋参。当年老外发觉人参这种东西在中国价高量少,推测在加拿大类似环境应有同类物种。于是发现西洋参,真正赚足了中国人的真金白银。数百年前的古人,利用简单的数据分析都能创造绵延数百年的大生意,我们现代人又怎可落于人后。

其实大数据技术,在我国古已有之,只是仅只掌握在最精英的一小撮人群里,秘而不宣。从而可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现在这些技术开始普及了,使得普通人也可以谈笑用兵,掌上观文,只不过古人手上是故弄玄虚的八卦罗盘,我们手上是高科技的智能终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智慧农业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10-8588826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wuyue@chinacwa.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