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铁双击,666”“感谢大哥刷的多,有房又有车,小弟100多”随着这一句句流利的语音我的表哥又开始了他的快手直播。快手是一个成立于2011年的短视频社区软件。随着2016年直播的火热也增加了直播功能。在短视频领域中,快手毫无对手,领先第二名头条视频一个身位;如果把快手放到社交排行榜中,快手也已经把QQ空间甩在身后,只稍微落后于微博;在打开次数上,超过微博两倍,更成为前十名中仅次于微信的社交app。不得不说“厉害了我的哥”。

 

农村包围城市

但是很奇怪的是一个体量如此庞大的互联网公司,在成立四年,经历了合并、转型、多轮融资之后,在许多人眼里仍然是个新鲜事物,甚至可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更为有趣的是,直到今天,快手被多次报道,外界报道快手的态度仍旧以猎奇为主,我想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大多数想要报道快手的人都看不懂快手。

2016年6月,一篇名为《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在朋友圈广泛流传,这篇文章中快手被打上“乡村”“非主流”的标签,描绘成一个聚集着无数牛鬼蛇神的奇葩用户与低俗内容的平台,作者称快手上内容展现了“一个光鲜时代的暗面”,此后,快手用户又被爆出为了涨粉恶意炒作的大凉山伪慈善事件,经央视曝光后受到公众抨击至今都让快手在社会舆论中处于被动局面。快手的内容作品大概有几类:搞笑类、美女帅哥类、技能类、虐食类、惊悚类、心灵鸡汤类、宠物类等。从表面上看,这个分类与美拍、秒拍没有太大差别,但从实际内容效果中看,快手大多数内容都十分“接地气”,平民化。

农村包围城市的故事在过了将近一个世纪之后又一次上演了。

农村需要快手

有人不禁会问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在农村这么火呢?表哥的答案是“因为快手操作简单、好多东西就发生在身边,我们农村的孩子本身就要比城市的人接触网络要晚,并且我们能够展示自己的平台也并不多”。快手就是这样的一个平台,具有操作简单和门槛低的特点。我表哥比我大4岁,中学毕业就辍学了,在附近的工厂上班。他的生活圈就是他的工友和朋友,多半都是在家附近从事平凡工作,没有过多的接触外界的机会。之前的娱乐生活就是简单的打个牌,钓钓鱼等。自从接触了快手,他的娱乐时间就大部分放在这个上边。后来,在表哥的影响和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下载了快手,给我的感觉的就是两个字–真实。基本上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的家长里短,奇闻趣事,没有那么多的城市中浮躁和虚伪。并且我发现快手上的网红都有几个特质:社会最普通的人,收入一般,生活中不是那么的亮眼。他们通过快手获得了众多粉丝的关注和认可,而在真实生活中的他们基本不可能获得别人的欣赏和关注。并且他们可以通过快手直播获利。表哥每天都直播,一场下来能够赚个2、3百元,这对于一个农村的孩子来说,已经相当可观的收入了。

过去一年,在做直播领域的报道中,某某主播年入百万,年入千万的新闻数不胜数,这不仅仅是刺激着城市里的人群,更刺激着农村里的我们,我们也希望借此机会能够挣钱,去看看外边的世界。

农村需要什么?

根据2010年的第六次人口普查,农村人口有6.74亿,几乎占中国一半的人口。但是中国农村教育水平又不高,而且有太多的人觉得上学没什么用处,不如早点出去打工。在农村根本就没有城市儿童成长的家庭环境。农村父母本身的文化水平就不高,有的甚至就一直在外打工,根本管不了孩子。所以缺少文化教育、缺乏监护的孩子,自然每天接触的就是那些缺乏远见的东西,每天就想把自己的内心喊出来。最底层社会的那些呐喊,就成为了喊麦。喊麦的内容多以称王称霸为核心,说的全都是江湖、社会。如果天天处在这样的生活中,谁都会有所染的。所以就导致农村文化止步不前。说了这么多,其实我们农村孩子只是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来了解外边的世界,让自己能够得到更多的关注。农村和城市就像一条铁路上的两条铁轨,永远没有交集。好的教育资源,工作机会多属于城市,而农村的资源十分匮乏,两者间如同产生了一个看不见的墙。农村的人不会谈论那个互联网公司又被资本热捧,城市的人也不会关注农村里的粮食到底什么时候收割。

我们农村中的孩子,只想着什么时候可以突破这道墙,到达那个世界。努力上大学,和在快手平台展示自我,其本质都是希望弄够穿越这堵墙。脱离底层,走向高层。

中国的文娱媒体挺多的,但是针对农村的又有几个呢?很少有人关注农村生活现状,外界的人根本就不想了解,农村出来的也只是想赶紧摆脱这个状态。换句话说,6.74亿农村人口的生活状态,没人关注。

清华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互联网帮助中国数千万名离开农村进城务工的农民工保持与亲戚和同学的联系,但对他们真正融入城市生活并没有什么作用。想要了解农村的现状,就要了解农村的文化生活,想要互联网更好的走进农村,就要切身的贴到百姓身边.不要用那些新颖的互联网思维了解农村,因为你根本就不懂。

本文由中国智慧农业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