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期间农业部长韩长赋通过各种媒体在种种场合反复宣讲,在未来,农民将让人羡慕,人们会抢着做农民。这是部长对自己职业的尊重,也是部长对自己工作的信心,他相信种种政策利好下,农民的未来灿烂如斯。

可能是地位不同,我对此说信心不足。就如计划生育的鼓励二胎:以前各种罚款结扎、奇葩打压,仍有人不断突破政策要生二胎,而今二胎放开人们还不生疯了?结果呢,并不如人意,二胎生育率没有提高多少。原因何在?

时代不同了!养孩子的负担太重,只是政策上的调整,口惠而实不至没什么用处。现代社会,还是真金白银更有说服力。比如把幼儿园纳入义务教育,把原来的独生子费扩展到二胎子女费,甚或在母亲生孩子休产假期间直接给予经济奖励,以弥补母亲们因退出工作造成的经济和个人事业发展上的损失。有这些配套措施一定比干巴巴出政策的效果好的多,毕竟楚弓楚得,也没便宜外人,得利的终究是祖国的未来和未来的母亲。

农业也是如此,不见得会因为几个政策,就发生翻天覆地的转变。现在是有很多资本涌入农业,但那些不过是商业资本在工商领域发展无门而不得已转入农业以求突破的尝试,试验性质更多一些。而且这些资本也大多做的农业产业链末端,譬如电商、譬如休闲,直接做农业生产端的寥寥无几。

对农业补贴,是全世界的通例。我国数年前取消农业税这一流传几千年的税种,堪称划时代的壮举,可是农业并为因之起飞。它的直接效果是解放了更多的农民进入二三产业,变成了所谓的农民工。倒是为我国成为世界工厂做了贡献, 可农业本身呢?反倒产生了大量的抛荒地、空心村、留守儿童,这些在历史上从没有出现过的问题。

在我国农民与其说是职业不如说是身份更恰当些,因为在户口本上明明白白的标明:农业户口。曾经多少人辛苦努力就是为了农转非,所谓考大学越龙门之说,其实质就是完成了户口的改变。这种户籍制度也是沿袭历史,古已有之,约束农民,世代传续,不得改更,然后通过科举转变,所谓“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农民因为这个户口缺少了太多的福利,同样都是打工,还要被称为“农民工”。

去年因着城市化的东风,号称全国取消了农业户改成居民户。但其实很多配套措施并没有跟上,比如社保医疗环境卫生法律等。在很多地区,换汤不换药,农民还是农民,政策意义上的农民。甚至个别地区连汤也没换。农业想要腾飞必须给农业从业者看的见摸得着的利益,这第一步不妨把这户籍制度落实了。把那些利益纠葛者一脚踢开。

在户籍落实后,人们的观念也要更新,农民不再是世袭的身份,而是一种普通职业,和社会中其他万千职业没什么两样。一个社会最怕的就是搞特殊,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特殊化是腐蚀社会生命力最厉害的毒药。

现在是有一些人逆势而动,想把非农户口换成农业户口,但那不是因为他们羡慕农民身份,或是深爱着农业这个行当。而是因为农民可以合法的拥有宅基地耕地,在可以预见的征拆中能够得到巨大利益。当然这些人往往在大城市郊区,或者有大背景,普通农户即使征拆,得到的赔偿也要少的多,比如这次北京新机场征地,京津冀三地农民获得的补偿天差地远。

让农民获利的第二步,就是土地改革。让农民真正的可以做自己土地的主人,“耕者有其田”,是有几千年历史的中国梦。新中国成立以前,光土地路线就好有几条,打土豪分田地什么的,其实质还是让农民拥有自己的土地,所谓“有恒产者有恒心”,以此激发农民的革命热情,为新中国成立贡献抛头颅洒热血的子弟兵。

万事都有一个开始,何不从让农民耕地自己做主开始呢?也算是农民几十年来遭遇不平等待遇的补偿。也许后面会有别的转变,但未来谁能说的准呢?怎么就能肯定不会变的更好呢?

空口画大饼那是创业公司干的事,这招对农民不好使,千百年来,农民见惯了在毛驴眼前挂个胡萝卜忽悠毛驴拉磨的事了,还是实在利益更能激发农民的积极性创造力。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做农业,使之以义不如使之以利,毛泽东说过“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如果能通过实质利好激发出农民的干劲儿,那农业就真的快成为一个热门行业了。

本文由中国智慧农业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